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真我的风采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周洋:有些回答让我觉得自己很虚伪 感觉特别累  

2010-03-11 14:38:54|  分类: 人闻社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洋:有些回答让我觉得自己很虚伪 感觉特别累 - 真我的风采 - 真我的风采

 

1500米的冰道,让周洋这个18岁的小姑娘一日之间家喻户晓,一句“希望让父母过得更好”却没有说感谢国家,又把她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正是阳光雨露的花季,面对压力、面对轰炸机一般的各种采访,周洋会怎样去面对呢?昨天,本报记者几经辗转征得中国速滑队领队同意,对周洋进行了独家专访,在电话中,周洋直言每天面对采访和活动让她身心疲惫,一遍又一遍地回答同样的问题,有时让她觉得自己很虚伪。

  据悉,速滑队为了即将在意大利举行的世锦赛,将进入封闭训练状态,因此,这也成了周洋出征前最后一次面对采访,她终于可以“清净”一阵子了。

  面对媒体:有时觉得很虚伪

  晶报:你的电话很不好打啊,之前我打给你的很多电话都没有接,我感觉都快被你拉黑名单了?是因为最近出现“获奖感言”事件吗?

  周洋:最近只要是陌生电话我都不会接。其实我对媒体没有什么抵触心理,以前面对镜头还挺有表达欲望。但最近一段时间,采访实在太多了,每天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采访,所有人问的问题又都差不多。同样一个问题,我要回答很多遍,实在没有什么意思,连我自己都觉得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特别虚伪。

  晶报:是因为“获奖感言”事件才这样的吗?

  周洋:也不是,现在是冬奥冠军了,关注度比以前提高不少,所以采访自然比以前多很多。

  晶报:你一直很向往冬奥会冠军,如今拿到金牌梦想成真了,你反而不适应了?

  周洋:其实我个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因为我还是一名运动员,每天正常训练是我的工作,我喜欢这样的生活,在外人看来这样的生活很单调,但我觉得简简单单的就很好。但是最近一段时间,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活动、各种各样的采访,真的觉得很累。

  晶报:那下次再拿金牌,

  晶报:拿金牌之前,就没有设想过当上奥运冠军的那一天吗?这种情况应该预计到了吧?

  周洋:其实现在和我心里设计的奥运冠军生活差不多:夺金牌,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了解短道速滑这个项目,也让更多的人喜欢让这个项目,和自己的偶像林俊杰见面,让自己父母过得更好一些,现在看起来,一切都和预想的差不多,除了比之前累。

        最大心愿:好好睡个午觉

  晶报:聊聊你那天和偶像林俊杰见面的情况吧,兴奋吗?

  周洋:当时见面的时候,还是挺兴奋的,毕竟这也是自己之前的一个心愿。见面的那天,我的时差还没调整过来,脑子有点晕沉沉的,不过想着要见到林俊杰了,在去的路上还是挺兴奋的。后来见面的过程也很开心。不过,见完了也就完了,回来的路上,我在车上就睡着了,最近这段实在太累了。

  晶报:你见林俊杰的心愿已经实现了,接下来最大心愿是什么呢?

  周洋: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好好睡个午觉,哈哈,是不是有点意外。回来这么多天了,我只睡过一次踏实的午觉。

  晶报:是有点意外,不过感觉你的心愿挺实在的。

  周洋:的确是太累了,现在成名了,生活上我没有什么不适应的,更多的人来关注你,喜欢你,这本身就是件好事。当然我更希望更多的人能真正通过我们这支队伍,喜欢和了解短道速滑这个项目。但是除了生活,还有很多很多训练之外的事务,这些活动占据了大部分时间,让我感到心里发虚。

  晶报:为什么发虚?

  周洋:要保持很高的竞技水平,必须不断刻苦训练,你不练停在原地,对手在拼命练在进步,其实你就是退步了。

        看待压力:做好自己的事

  晶报:在采访你之前,我听有人评价你的心理素质特别好,很多人喜欢你就是这个原因。

  周洋:还好吧,每个运动员都要面对很大压力,我们也会有专门训练,来提高心理素质。如果是专门指1500米夺冠那次,我觉得不是心理素质,而是心中憋着一股劲,也不去想其他的,心无杂念就好。

  晶报:那你成名之后不久,就面临了一些负面的评论,你会怎样去面对?因为很多人来关注你,都对你的要求也就更高了。

  周洋:我从来都不会议论别人对我的看法,也不会去看那些评论,让他们去说吧。对我来说,每天认真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我真的特别喜欢每天训练这样简单的生活,我从小家里条件不好,进入短道速滑之后,我才觉得找到了自己,觉得很踏实。

  晶报:那你现在最担心的什么?

  周洋:训练时间问题不够,竞技水平下降。冬奥会回来之后,因为参加各种活动,我们的正常训练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每天上午冰上训练课的时间都很短,下午的陆上训练课直到今天,才进行了第二次。

  晶报:是不是担心这样会影响在意大利举行的世锦赛?

  周洋:是啊,这是我特别着急的一件事。奥运会比得这么好,谁也不希望世锦赛就比得一塌糊涂。对手们在奥运会上输给了你,她们回去后一定会拼命练,希望能在世锦赛上赢回来。所以我希望真正关心我和短道速滑队的人们,能给我们一个安静的训练环境,保证我们在世锦赛前,能进行正常的系统训练,延续冬奥会上的好成绩。

 

白岩松:国家应为周洋骄傲 正常官员不会那么说

 

        如果要拿进步来衡量一些事的话,你会有不适应感,比如都什么时候啦,还有人认为周洋夺冠后说“让父母生活得更好”有问题,应当先爱国再爱父母。

  我一直认为,“先爱国再爱父母”像是人为制造的一句话,稍正常一点的官员不该这么没素质,果真,有委员站出来证实,根本没有批周洋不爱国家。

  我想,这才靠谱。一个十八岁的孩子,夺完冠军之后,说要改善父母的生活,这话不仅没错,还让人感动,这个国家该为有这样的孩子感到骄傲,而不是相反。

  很多年前是有过夺冠后大谈爱国的,也没什么错,大家都那么说,就正常。可现在,国家自信得可以,不必天天听人民夸国家,否则像个撒娇的女朋友,天天要求男朋友说“我爱你”。这事谈恋爱时玩玩可以,上升个人与国家之间,就不好玩了。

  周洋刻苦训练,奋勇夺冠,爱父母,就是对这个国家的爱,但不必说出来,话太大,往往显得不真实。而真实的百姓越多,这个国家越可爱。

  没必要再讨论这个问题,仿佛很热其实已经out;唯一让人担心的是——周洋改口了,先感谢国家再感谢父母。不知是因为压力还是授意,反正不好。一个十八岁的孩子已经学会挑好听的说,我们很难过。

  所以,周洋,以及所有会夺冠和不会夺冠的运动员,为父母,为你自己而努力,一点没错。放心地说,自由地做,这是你们的权利。

 

冯小刚:人应该真实表达感情 周洋改口很可悲

 

        昨日下午,在政协分组讨论会上,犹豫了很久的冯小刚终于忍不住开口,对奥运冠军“感谢门”发表看法。

 

  冯小刚开口前声明“不是炮轰”

 

  “其实,我一直在考虑是说还是不说这事”,昨日下午,在文艺界讨论组,一直低头保持沉默的冯小刚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希望媒体比较准确地报道,不是炮轰,而是和颜悦色地说这事。”

 

  冯小刚说,前两天在新闻上看到,体育局的一个官员批评了一个奥运会的运动员,说她在说感谢词的时候,只感谢了她的父母,没有感谢国家,这位官员挺生气的。

 

  冯小刚首先表态,“我不太同意这位体育官员的批评”,我觉得一个人,他要发表什么感言,不能是你教给他怎么说,你应该让他真实地表达他的感情,不管是电影得了奖还是拿了冠军,你都应该真实地表达感情。不能规定你应该怎么说。另外,“我觉得,感谢父母没有错。”

 

  特别希望不要给周洋压力

 

  冯小刚说,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不可能想象一个官员去批评一个奥运会冠军,指责因为她说拿了冠军之后能让爹妈过上好日子了,这话受到批评是不对的。

 

  作为一个政协委员,冯小刚说道。“更可悲的是,记者再去采访的时候,这孩子改口了,重新说了一套感言,把父母排到第五位”。“我觉得这就更可悲了,这事越抹越黑了”。冯小刚提出,特别希望不要给这位世界冠军压力,首先说感谢国家也没错,因为是真实的感受,感谢父母更没错。

 

黄健翔:爱听才会这样说 我们都曾做过“于再清”

我的基本态度是,假设新闻事实是这样的,于再清的确说了这样的话,比批判“于再清们”更重要却更难以做到的是:每个人审视一下自己,以前在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下,也扮演过类似的角色?之所以某些领导很自然习惯地公开提出这样的“先爱国后爱父母”言论,是因为我们都是这样的思想和逻辑的捍卫者。我们都爱听,很爱听,爱听了多少年多少代,我们甚至都觉得运动员的天职就是“为国争光”,否则就该“以身殉国”。所以,别骂“于再清们”了,骂自己虽然很难,但是找个没人的地方对着镜子好好看看自己,好好想想自己该不该骂吧。

 以下是围脖合订本,我只是修改了错别字和一些因为篇幅所限表达不到位的地方,另外为了把多条围脖衔接起来,补充了一些承上启下的文字,中途话题跑偏的部分略去,避免有人误读: 

根据我的判断(其实还有亲身经验啊),大家不要在网络上再挺周洋批领导了,这样下去周洋只会更倒霉,领导则毫发无损,系统内部则会掀起一阵以周洋为反面典型的运动员再教育运动。不信等着瞧。再说,领导也觉得自己冤枉:以前这样批评运动员是没问题的,“国家民族”,“组织培养”,“集体、大家”当然要列在父母之前,今儿个是怎么了?风气变了?——其实,我们原来都是于再清,别装。我们多年来都是这么想的。或者自己不这么想,却觉得运动员们就该这样的。

我们的优势项目的运动员,个个都是国家投资培养的为国争光的“体育特种兵”,是“战士”,不是自己“玩”出来的,所以无论肉体和精神,当然首先都属于国家属于人民不属于自己,甚至没有自己——这就是我们的运动员动不动就爱“代表”谁和“被代表”谁的社会背景。今天忽然有人推翻这个,当然领导要说话了——习惯了嘛。

    我甚至可以不客气地说,很多今天骂“于再清”的人,过去恰恰都是“于再清”所捍卫和提倡的道理的帮凶。别装,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好好想想吧。动不动要求别人代表谁的,用国家民族大帽子扣人的。今天骂“于再清”的不少吧?

    话不说到位吧,他们都以为说的是别人,其实说的就是他们——当初骂我是卖国贼的那些人,不是都觉得我不属于自己不代表自己要属于别人和代表别人嘛?不是总有些人跑到这儿来教训黄健翔“不厚道”、“没有央视就没有你黄健翔”吗?这些人就是“于再清”,就是“爱国贼”、“几个代表”,估计今天他们都加入了批判“于再清”的行列,享受高尚的感觉呢。如同他们至今还以我的某句话来满足自己的爱国情怀,感觉自己高大光辉我渺小丑陋呢。我真的替“于再清”觉得委屈。

    总是有看不懂人话的——我说“活该”,就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环境的建筑者,“光荣”的建筑者!没有我们大家齐心协力的“建设”,哪里会有“于再清”这样的思维逻辑价值观的存在和冠冕堂皇!?你在生活里有没有过类类似于再清的言行?说!

    有人说这次大家“批判于再清挺周洋”是一种时代的进步。进步?只是因为冬奥冠军周洋拿了金牌。如果是一个失败者,她会得到所谓民众的同情吗?2008年的刘翔是什么下场?以前的王治郅和田亮呢?这就是狗屁进步?还不是变相的惟金牌论!进步?我没看见。我只看见两个字:活该!

    假如周洋是一个失败者,然后在接受采访时说了“对不起父母,没有能够通过获得金牌来给他们一个好生活,很难过”云云,现在还有多少人会站在她这一边呢?请回答。我们有进步吗?

    如果王濛这次不是获得多枚金牌,她的张扬跳脱的个性是被正面报道广泛接受,还是被拿来诟病指责广为批判歪曲丑化呢?再请回答。

    我们进步啦?

    假如你想有“自我”,首先一定要允许别人有“自我”。否则,“于再清”的话就是正确的,没什么问题的;而“周洋”的话就是不对的,有问题的。——今天骂“于再清”的人,从明天起,尊重和接受别人的自我,别再用国家民族组织单位事业这样的帽子去扣别人,大家就不再“活该”了。

    其实,今晚说“周洋于再清”话题,之所以要连番争论,我错就错在没有只骂于一个人,而是顺手骂了“大家”,说“大家”原本都是这样。我总是那么不聪明,就爱干这样得罪伟大光荣正确的“大多数”的事情。捡便宜随大流骂一个明显处于舆论下风的“公敌”式人,多安全踏实还露脸呢。我就那么糊涂,偏要说“大家”听着忽然一愣,然后集体不爽的话煞风景。

    有人说我不成熟,我知道。“不成熟男人的十大现象”里我占了两条而且没机会改变:一条是拿爱好(足球)当工作,另一条是不存私房钱。我家领导她妈反正也不会同意我存私房,她说了就算是找小蜜也得找供着我花钱还帮着养家的那种,所以我是没戏成熟了。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