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真我的风采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晏扬:“明星委员”当学崔永元  

2010-03-12 14:04:35|  分类: 人闻社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晏扬:“明星委员”当学崔永元

“我特别反对一刀切地清退代课教师”,“我不同意关闭所有社会网吧”,“我厌恶所有的不公平”,“春晚广告植入失败”,“国家房价调控的政策我看没啥效果”,“将地方政府的土地出让金专款专用,指定用于廉租房和经适房等保障性住房建设” ……你也许难以想象,上述一连串铿锵有力的批评与建议,出自一位大明星之口。这位大明星就是全国政协委员、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元。

崔永元的批评和建议,道理并不深刻,却总能以简洁、生动、犀利的语言让人产生强烈共鸣。比如对于城乡收入差距,他说:“教育公平是起点公平,就像刘翔跟人跑步一样,如果他的起跑比人提前五米,跑得再快也没有用。”比如他在谈及清退代课教师时说,一些偏远地区的孩子上学,来回30公里,“四点钟就起床,他父亲背着他,打着火把,他在筐里睡,这样去上学。”

这种简洁、生动的批评与建议,并非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更非凭空想象、信口胡说,而是来自细心的观察和扎实的调研。对于一刀切地清退代课教师,崔永元之所以表示“特别反对”,缘于他2006年“重走长征路”的所见所闻所感,当年他走访了234个学校,切身体会到了偏远贫困地区农家子弟上学之不易、代课教师工作之辛酸。为了准备“将地方政府的土地出让金专款专用,指定用于廉租房和经适房等保障性住房建设”之提案,崔永元自掏腰包,跑到全国好几个地方去调研;对于城乡收入差距的批评,则更多地缘于他的公平意识和道德自觉:“凭什么农民一家子干一年一万两千元就算挺高,而我们在城市里工作,一个月挣一万两千元都不算高的?”

透过崔永元大胆犀利、有的放矢的批评与建议,我们能够感受到他作为一名政协委员的责任担当与人文情怀,这才是人们需要的“明星委员”,是民众可以信赖的利益代言人。

“明星委员”的优势在于,因为他是明星,具有更大的影响力,所以他的提案、意见或建议能够被更广泛地传播,能够被更多民众所了解、所认同。所以,我不反对明星成为政协委员,只是希望明星们能够成为像崔永元这样的“明星委员”:拿出一点时间、花费一些精力去观察社会、调研问题,多接近民众、多贴近现实,多为民众的利益鼓与呼,有的放矢,大胆建言。

 

曹林:希望代表委员的“星光”盖过刘翔

虽然评论家早在两会预热之初就呼吁“何时两会不追刘翔,何时政治就成熟了”,但追文体明星的现象还是在两会中发生了。那些有着娱乐文体明星身份的代表委员获得了一些媒体最高的关注礼遇,他们一出现总会遭到记者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堵。大众宠儿刘翔更是如此,一张照片将两会追星的盛况表现得淋漓尽致:刘翔笑着似跨110米栏在前面狂奔,后面跟着好几十位扛着摄像机和举着话筒狂奔的记者。可怜的刘翔只有拿出夺冠的速度才能突出重围。

一位著名媒体人在自己的微博上哀叹:咱们的媒体怎么了?手头的4家首都大报(3月3日)有3家在头版使用文体明星参加两会的大幅图片,又不是春晚和奥运会,干吗还是他们?

两会议政厅不是娱乐秀场,不是体育赛场,而是参政议政的政治场,中心本该是代表委员的参政议政,为什么媒体不约而同地把镜头对准了明星,让人民大会堂成为明星写真照的背景?许多人都看到了媒体的娱乐化,而我看到的更多的是:两会政治少明星,遂使刘翔成焦点。

文体明星的照片充斥报端,记者拿明星的陈词滥调作新闻佐料,不能都怪媒体世故和浅薄。如果两会中有哪位人大代表的议政光环能够遮过刘翔,哪个政协委员的参政表现盖过刘翔,人们一定会把焦点从刘翔身上移走,把焦点转向那个两会的政治明星。那样的话,满城报纸的头版上刊发的将不再是刘翔、巩俐的照片,而是两会中那个值得公众关注、仰慕、追捧、鼓掌的政治明星:他那敢于否决政府吃饭预算的姿态,他那拍案而起痛斥部委乱花钱的神情,他那举起手来大声说不的优美剪影。

不要过分责怪媒体的浮躁,他们追求的是新闻的影响力和关注力,当代表委员的参政议政表现不足以赢得充分的影响力和关注力,媒体只好去照文体明星的脸,只好求助于文娱圈和体育场上明星们的“票房号召力”了。

媒体以文体明星的大幅照片作为两会报道的“卖点”,这暴露了媒体低级的议政趣味,也是其他代表委员的耻辱:政治影响力低于体育,代表委员没有用自己高质量的提案和议案,盖过刘翔从体育场上带来的风头。

其实,两会本该不缺自己的政治明星。政治与每个人的利益密切相关,人人关心政治,政治很容易出明星;两会拥有很高的影响力,代表委员拥有很多权力,议会的广场效应和言说舞台很容易让一个人脱颖而出,成为公众喜爱、一呼百应的政治明星。他们的影响力绝不亚于体育明星和影视大亨,当两者相遇时议政明星毫不逊色。

敢于就公共问题展开辩论才会成为政治明星,提出高质量的议案才会提升自己的影响力,勇于去行使监管政府权力的权利,两会的政治明星就是这样制造出来的。两会应该以培养出这样的政治明星为荣。

我反感媒体的追星,但我同样希望代表委员能有一种明星魅力把刘翔压下去。

 

明星让“两会”变得更尴尬

作者:长平

2004年我在美国,适逢演员斯瓦辛格改行从政,当选了加州州长。这当然是票选的结果,但是那些投反对票的人不是一般的难过,有人因为羞愧而哭泣。事实证明,这是一种偏见,斯瓦辛格干得还行,或者说和别人一样差。

本来事实早就证明了,三流演员里根做了一流的总统。但是人们对演员从政的偏见如此之深,在于两种工作的娱乐性和严肃性反差极大。的确有人说政客和演员是一回事,但这是一种嘲笑政客的说法。

在二三十年前的中国,几乎没有娱乐新闻,所有的演员都是人民艺术家,因此他们政治挂帅也并不别扭。但是后来媒体受港台和西方影响,分出了政治新闻和娱乐新闻,使得政治家和演员都凸显出来。如果这二者合而为一,那就是双料的明星了。每年乍暖还寒时节,都有娱乐记者变成政治记者。

乍看上去,这是难为了娱乐记者。事实上,他们如鱼得水,而且帮助了政治记者。当政治记者所能报道的范围受到限制时,他们也摇身变成了娱乐记者。一场“两会”开下来,人们可能不知道其主要议题,争论的焦点是什么,历史延续在哪里,对今年的政局会有何影响,但是都知道哪些人成了明星,他们说了一句什么雷人的话,或者穿了一款什么特别的衣服。这是明星和娱记对“两会”的最大贡献。

每个公民都可以通过自己手中的选票问政、议政和参政,明星也不例外。但是当他们走上人民大会堂的台阶时,他们就不再是演员而是政治家了。不过很少有明星这样定位自己,他们走人民大会堂的台阶,跟出席一个颁奖晚会走红地毯是一回事。区别在于,走过那些红地毯要上台说几句公式化的、不痛不痒的感谢话,走过这些台阶之后,他们要做的事是提交一些公式化的、不痛不痒的议案或提案。

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都要有一定的代表性,不管由何种渠道产生,是代表就意味着授权和责任。到底有多少明星敢说,我了解我所代表的行业或者地区的民众,现在正在替他们使用政治权利?这当然不全是明星的问题。但是倘若明星以为,演而优则为代表,那实在是对民主政治的一种误解。

很多人会说,让“两会”娱乐化未尝不是好事,总比枯燥乏味要好一些。我建议大家去听一听《我们》,也就是今年的明星政协委员们在开会之前录的一首歌。以政协委员的身份去唱歌,这是资源的错配。更要命的是,这个时候他也不是诚心娱乐大众的明星。这首歌唱道:“我们爱相通情义相融,我们是亲密无间的弟兄;有你才有我们,我们就是我们,这世界就永远充满光明……”如此空洞而又肉麻,明星委员们纷纷叫好,这非但不让人觉得好玩,而且还有点受辱。

这件事证明,明星没有让“两会”更严肃,也没有让“两会”更娱乐,而是让“两会”更尴尬。(作者为资深媒体人、评论家)

 

徐经胜:政协委员能否“选举”产生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刘翔将从上海飞往北京报到,并参加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与去年参加“两会”不同,刘翔今年将带着提案进京,提案的题目是《对创立竞技体育教练员有效保障机制的建议》。(3月1日《四川日报》)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刘翔因为在美国养伤请假缺席了前半段的会议,而后来参加后半段会议又没有带提案,只是带着耳朵参加“两会”,招致了不少质疑。类似刘翔等“名人”纷纷成为政协委员而不能积极参政议政,不履行政协委员责任,已引起越来越多民众的不满。

目前全国及地方政协委员中,到底有多少人是“名人”,好像还没有人能够给出一个准确数字。但给很多人的感觉,当前“名人”政协实在太多,有人甚至把政协称为“名人堂”和“富人俱乐部”。就拿全国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的政协委员来说,据报道呈现明星多、老板多、冠军多等特点。为什么“名人”很容易成为政协委员?这有着政协委员产生的制度性根源。

按照有关规定,政协委员的产生一般有这几种方式。一是提名推荐。推荐全国委员会委员名单,由各党派中央、各人民团体、无党派民主人士、各个界别等协商提出;在地方的全国委员会委员,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协商推荐。推荐地方委员会委员名单由地方各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各人民团体、各个界别等协商提出。二是协商确定建议名单。对各方面提出的推荐名单由中共党委组织有关部门进行综合平衡,反复同各推荐方面协商形成建议各单。三是政协常务委会会员议通过。将委员建议名单提交常务委员会进行协商和表决,经全体常务委员过半数同意予以通过。

但目前给不少人的感觉是,不少政协委员的产生,都是领导指定和安排的。而企业家、演艺界的明星、世界冠军、名人之后等各种“名人”要么名声大、要么金钱多等原因,很容易被领导的视线,至于这些“名人”政协委员是否愿意承担政协委员的职责、是否具有参政议政的能力、是否怀有参政议政的强烈愿望,一般是不太考虑的。与此相反,一些具有参政议政能力、怀有参政议政强烈愿望的一些人士,由于没有被领导等看中,而很难成为一名政协委员。

不论是从政协委员产生相关规定看,还是从现实情况看,政协委员的产生不少都是指定的,不存在什么“选举”问题。在此笔者有着大胆的设想:政协委员能否适用“选举”制呢?比如说一些基层政协委员的产生,可以在一定范围内“选举”产生。而选举出来的政协委员,不仅具有公信力,也能够在更大程度上代表着更多人的意愿,更有利于反映民众的愿望与呼声。

 

洪丹:现役运动员能否不当委员

每年“两会”,明星总会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特别是文娱、体育界的明星。原先是巩俐,现在是刘翔。前年刘翔为备战奥运而缺席大会引发热议,去年则因在美国养伤而请假,后半段才出现在会场,同样引发了一场该不该主动辞职的口水战。今年已是刘翔当选全国政协委员的第3年,翔飞人倒是提早一天抵达北京,准时出现在驻地办理报到手续。尽管“说漏嘴”———提案是他人代写的,但这至少他3年来第一次有了提案。

既然现役运动员这么辛苦才能抽空到会场走一趟,而且得卯足3年的劲才能憋出一份“来学习”的提案,是不是应该在当初推荐政协委员的时候,就把现役运动员排除在考虑范围之外?当然,这么一说可能有老大一批人不乐意了。因为众所周知,目前当选政协委员大抵可以算是一种荣誉,你不到这个级别,还登不了这个殿堂呢,在“两会”期间亮相成为了对他们“功勋”、“知名度”的认可。刘翔能够当选,显然与他在竞技场上的成绩有着直接的关系,政协委员的头衔带有不小的褒扬色彩。既然如此,谁会放着赞美不要呢?

但是,当选政协委员不光是一种荣誉,而首先是一种责任。这种责任的表现形式可以很内化,就是委员个人对于自己议政能力与素质的要求;也可以很外在,就是外界、媒体、民众对于议政者的期望,希望他们真的能够代表不同界别不同群体发出声音,不要白白地浪费高额财政支出打造的议政平台。所以议政者的表现或者被“吐口水”,或者得到鲜花礼待,截然不同。但对于现役运动员而言,他们最大的任务是在竞技场上获得殊荣,这才是对他们最大的褒奖。运动员没有成绩,即便能凭借曾经的风头引起围观,成为新闻焦点,最终也难免落寞,尤其体育界人才辈出、自身所创记录分秒间都有被打破的可能。因此,现役运动员不予推荐为政协委员,看似在剥夺他们的“功勋”,实际上是为他们在竞技场上延续辉煌留下了空间与时间,而民众也不用再为那些“白占名额”的人耿耿于怀,纠缠在胜任与否的争论中,岂不两全其美?

早在2006年,广东省政协28名委员辞职被媒体称为“风暴”,其中就包括巴塞罗那奥运会跳水冠军孙淑伟和雅典奥运会冠军胡佳。这两人当时就身为运动员,并且在被广东推荐为政协委员之后,因为工作繁忙,长期不到会参加政协会议,所以最终辞职。一个浅显的道理是,职业功绩与政治是两码子的事。你在本行业绩过硬,并不意味着你必须硬挤出点什么“远虑”来参与政治。我们往往将议政“荣誉化”,这估计也是为什么一些人热衷于鸠占鹊巢的根本原因吧。(洪丹)

 

美国侨报:中国两会容不得娱乐化解读

中新网3月9日电美国《侨报》刊出署名评论文章说,中国两会期间,记者追星的八卦新闻扑面而来。这暴露中国一些主流媒体轻浮的一面,也隐喻出娱乐时代中国人的浮躁。毕竟两会不是文艺晚会,作为中国重要政治活动,明星成焦点本身就不正常。在全国最大的政治性会议上,云集了中国社会各界的精英,每一条事关民众利益的建言都可以视作国家利益诉求。所以,这里不需要娱乐解读,更不需要娱乐心态。

文章摘录如下:

万众瞩目的中国两会刚开幕时,就有许多八卦新闻扑面而来。如女记者抱住张艺谋、冯小刚避采访藏厕所、杨澜的车号险被曝光、濮存昕被围堵……使庄严的两会平添几分娱乐色彩。

有报道称,与历年两会相似,明星代表、委员仍是民众最关注的目标。针对这种说法,有网民指,是部分媒体在有意误导公众视线,在事关国计民生的两会上,人们渴望看到的是政见而非花瓶。

无须怀疑,记者追星首先是为了自身利益,像那位抱住张艺谋央求给点“下锅菜”的女记者,最终不过是为了交差。这暴露中国一些主流媒体轻浮的一面,也隐喻出娱乐时代中国人的浮躁。毕竟两会不是文艺晚会,作为中国重要政治活动,明星成焦点本身就不正常。

有论者又说,在相对严肃的两会报道之外,添点花絮无伤大雅,满足不同受众的需求。当然,在文化多元化的当代,媒体有报道自由,况且两会的主要特点就是民主。可是,媒体的需求不代表受众的需求,记者追星也不意味着受众都追星。

一份调查显示,民众期望解决的问题依次为:反腐倡廉、医疗养老、就业失业、楼市价格、教育公平,其中反腐、医疗、教育已连续7年成为热点。显然,媒体如此避重就轻确实有误导公众之嫌。

真正导致两会娱乐化,不是几个明星能烘托起来的。若干年以来,中国的两会期间时有出位“高论”,比如去年的“解决上学难的途径是高收费”、“建议恢复繁体汉字”,今年有人爆料说卫生界委员提出“中国人看病不算难也不算贵”、“适当放开博彩业以救经济”……此类“冷幽默”诱发了大众的娱乐心理,只能让很多人觉得看某些人参政议政甚至不如看明星更好玩。

当然,议案是否“雷人”,不在于出位,而在于那些言论到底代表谁。这是常识问题,也是中国两会备受关注的核心问题。以“中国人看病不算难也不算贵”为例,之所以产生娱乐效果,是因为他们所指的“中国人”非大多数民众,这就像广为人知的笑话《鱼翅炒饭》,主要概念不是炒饭里有无鱼翅,而是炒饭的厨师叫鱼翅。如此偷换概念,任谁有多高深的理论修养和雄辩口才,也只能哑口无言。

在全国最大的政治性会议上,云集了中国社会各界的精英,每一条事关民众利益的建言都可以视作国家利益诉求。所以,这里不需要娱乐解读,更不需要娱乐心态。(王龙)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